[已经解决] 第一集 少年事

[ 2706 查看 / 0 回复 ]

拜金主义者   
我和姐姐先是没有饭吃,后来就有了钱。 其实也不多,就1毛钱吧,就感觉口袋里好胀。1毛钱可以买好几块冰砖,还可以买豆腐花,让自己阔绰一回,顺带让小伙伴们沾点光,我不是个吃独食自私的小孩,真的,我不学俺婶婶,起初爸妈让我和姐姐搭他们家的伙食,只是把我家的馒头在他们大锅中热一下而已,喝了点他们的粥,婶婶就横挑眉毛竖挑眼的,有一次我不小心弄破他们一只瓷碗,婶婶便再不让我们登他们家门槛了。爸爸和妈妈在小镇上做生意,天微微明,别的人家都还都在梦乡,他们就起床整理好行当,凡事出门要趁早,何况是做生意,他们自然照顾不了我和姐姐的早餐和午餐。婶婶的不近人情,却让我和姐姐因祸得福,爸妈决定每天给我们每人5毛钱。 怎么花掉这5毛钱? 早上,豆腐花加油条,中午就吃水煎包再喝点井水,加起来不多不少正好是5毛。起初我和姐姐是可怜兮兮地没地方吃饭,后来居然成了小伙伴们羡慕的对象,别问原因,只要看看我们的嘴唇就知道啦,油光光的。 钱的好处好像还不止这些,这是姐姐最先知道的。一天,姐对我说,亮,中午的饭菜我们省下来别花好吗?那为啥啊?省下来可以买其他东西啊,比如糖块啊。不,我要冰砖。我说。 我们就开始实施节俭工程。但也不能让肚子饿着啊,中午的时候,姐姐就领我回家做饭吃。所谓的做饭只是升了煤火炉,把冷馒头放到锅子里加热。有时也试着在开水里下些玉米申做粥,当翻滚的玉米粥溢出锅时,两个小孩根本不敢从煤火炉上面端掉锅子,就用砖块猛地塞进煤灶,生生地把火压了下去。 当天我们就把午饭钱省了下来,姐姐赏给我1毛。 有时爸妈会问起我中午就吃了些啥,我支吾半天答不上来,姐姐就在一旁说,油煎包啊,对吧,亮。我就在一边小鸡啄米般地点头。 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发现姐姐的文具变得越来越丰富,那简直叫奢侈了。我就对爸妈嚷嚷,我的钱别给我姐!那为啥啊?原因是不能说的,我只是嚷嚷,别让我姐拿我钱,爸妈烦了,就顺从了我。 这下,1毛变成了2毛。 后来,豆腐花涨价了,油条也涨价了,一个水煎包5分钱也不买不到了。爸妈给的饭钱也不断增加,再后来,不仅有了饭钱,还有零花钱,因为我考上乡中了。而姐姐只是考上了村子附近的初中,那时她会做饭了,爸妈说,就用不着零花钱。 有钱的感觉太美妙了,每次从爸妈那里拿到零花钱,我总会偷偷地,塞给姐姐一元。 ��那就叫分享。   

10斤饭票   

我在学校食堂搭伙了,终于结束了东吃一顿西撮一顿的局面。手里捏着饭票,馒头包子面条样样俱全。刚开始那阵,一个星期8斤饭票绰绰有余,后来我饭量大得让爸妈大吃一惊。可我的个头也不见长,站在同学堆里依然是最矮的一个。 饭票都用在哪里了? 那时节,我们去逛街,手里没有钱,看到喜欢的东西也不能拥有,店家说,没钱,有饭票就成,做生意的人讲究的是头脑活络,效仿的力量更是无穷,整条街的店铺里,饭票一下子变成了可流通的货币。 我有一半的饭票都流到小店里去了。当时,我也有内疚,也曾克制自己,但出去逛街不是一个人,常常是三个人一伙,四个人一堆儿,人家用饭票潇洒时,自己总不能显得怄门吧。 每个月初,爸爸都会带一袋麦子到街上换成饭票,给我10多斤,余下的他带回家,怕我弄丢。记得有一次,爸爸没空,让邻居德子叔帮我带了一袋麦子兑换成饭票,都有30多斤,当时他全给了我。 桌子抽屉里一下子有那么多饭票,再也用不担心到周末会没有饭票,就放任自流,有同学叫自己去逛街,自己一回都没拒绝过,跟了过去。 周四,我听到有人在教室窗口叫自己的名字,一抬头,是爸爸。 爸爸说,你留够10斤饭票,多余的我带回去。 我回教室去取票,呀,30多斤饭票只剩下10多斤了,几天工夫我就花掉了20斤? 我头上直冒汗。 爸爸在外面催着我,快点,回头还有事要办理。 我磨蹭着,拨拉着抽屉里的东西,脑子飞快地转着,当我发现同桌莺莺在好奇地盯着我看,我主意就来了,我小声对莺莺说,借我10斤饭票,好吧,下周还你。 好的,莺莺爽快地说。然后,她取出了一个小本子,飞快地跑出教室,取票去了。 这当中,我还去了厕所一趟。爸爸说,取饭票这么慢啊,我说,你就不能多等一会,我要找找啊。 从莺莺手中接过票。我立即出去交给了爸爸。 天真地以为,自己做得滴水不漏。 可周末回到家里,爸爸问我,借了人家多少斤饭票?我还嘴硬,我没借票啊,没有啊。 那让你给我取饭票怎么取那么久啊,都没取出来? 我…… 那怎么人家女孩子一进教室,你就有了饭票啦? 我……咳,真是功亏一篑。 后来,这件事变成家人取笑我的笑料。 但我忘记不了那个小女孩,她轻快的飞奔的身影小鹿一样从我眼前一掠而过。   

一辆旧单车

   我是和李军一道考上乡中的,当时他爸爸就给他弄了一辆七成新的单车,爸爸想让我蹭他的单车坐,但李军他妈不让,爸爸就想法子也给我弄了一辆,可旧了,就两个轮子加一个车身架。链条上因没有护链板,上面的机油老是沾到裤脚上,让人烦透了。 第一次我骑着它去学校,就触了霉头。走到半路,轮胎爆了,当时公路上又没修单车的,去学校还是返回家?路程都差不多,心里又害怕迟到,就推着车子向学校赶去,那次事情还没有坏到最透,同村上初二的程方从我身后赶了过来,他帮我把那辆旧单车绑在他车子后面,带上我去了学校。 学校教导处的李老师也是我们村的,一天,我到他那里对他说,李老师你回家碰到我爸,就给他说我的单车爆了。 第二天爸就来了,旧单车是他扛回去的,还是推回去的?我记不清了。 就这么一辆破单车,爸还给它配了一把铁链子,上面挂一把大锁。记得一次,快上课了,我急着去教室,把单车扎在车棚里,链子搭在车把上,人就走了。后来,想起此事,已经迟了,丢了单车?不是。带锁的链条不见了。 周末,回到家里,爸没看到链条。问我,我说忘在学校了。 下个周末,又问起,我还说忘了。 爸生气地说,八成是丢了吧。 我比他还来气,丢了怎么着,那么旧的一辆单车,人家偷上面的锁都不偷它! 我讨厌这辆旧单车,它让我想起一穷二白这个成语,让我感到了寒碜。 在爸面前我嚷嚷了无数次,爸说,你要是考到全年级前10名,我就给买一辆新的。我就拼命去做数学题,拼命去背政治历史,中考时,我还真考了全班第一。但还是没挤进全年级前10名,我们班是成绩最糟糕的一个班,特别是英语,我就是因英语考得差,一场努力白费了。 当时学校会给考到全年级前10名的同学家里送奖状,--多给父母脸上争光啊,送奖状的老师都去过李军家了。 我躲在自己家里不敢出来。买新单车的事情更不用提了。 夕阳中,院子里那辆旧单车孤单地立着,一如孤单的我。 少年眼神里,写满忧伤。
分享 转发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