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转帖] 网上再现高校chu女率排行榜 专家出面辟谣

[ 2402 查看 / 2 回复 ]

  16日晚上开始,一条名为“李银河发布《中国高校大学生性行为抽样调查》chu女率”的帖子在微博上蹿红,因其列出了国内多所知名高校所谓的chu女率数据,一时成为热门话题。然而,昨日下午,李银河通过新浪辟谣称,未做过所谓大学生性行为的抽样调查,此消息为假新闻。


调查发现,网传李银河调查实为旧帖翻新,每年被网友重新包装以吸引眼球


  16日晚上开始,一条名为“李银河发布《中国高校大学生性行为抽样调查》chu女率”的帖子在微博上蹿红,因其列出了国内多所知名高校所谓的chu女率数据,一时成为热门话题。然而,昨日下午,李银河通过新浪辟谣称,未做过所谓大学生性行为的抽样调查,此消息为假新闻。


  记者调查发现,所谓“高校chu女排行榜”早在2003年就已经出现,年年推陈出新演变出各种版本,有高校女生为此专门做了调查反击,以证“清白”。2007年,该排行榜被正式冠上李银河的“旗号”。


  网络:高校chu女排行火爆


  近日,一条名为“李银河《中国高校大学生性行为抽样调查》chu女率”的帖子,突然红遍了各大论坛和微博。帖子的内容很简单,就是《抽样调查》中的“chu女率”百分比数据,其中“北广0;中音0.55;北舞0.15;北影0.13;北戏0;北大22.69;浙大22.65;清华41.22;北外15.86;上海交通20.44;北师14.62;南开10.3;人大7.48;山大10.73;天津大学21.84;复旦23.92;暨南大学45.73;哈工大24.27;同济30.0;东南33.0。”


  16日晚,有实名网友将此帖转发到新浪微博后,短短一天,该条微博被转发近3000次,评论近千条,一度成为热门话题和热门转发。


  李银河:这是冒名假新闻


  “高校chu女率”加上中国著名的性学家李银河教授的名头,让网帖很劲爆也很“可信”。很多网友感叹网帖中的数据,也有人质疑,并没有在李银河教授的博客中看到这份《调查报告》,也没有查到正规的公布途径,怀疑是“流料”。


  昨日下午3时多,李银河透过新浪辟谣:“最近网上流传一份李银河教授的《中国高校大学生性行为抽样调查》,称北广chu女率0%,中音0.55%……对此,李银河教授表示,没做过此类调查,此新闻为冒名的假新闻,特此澄清。”


  2004年网络流传的排行榜。(2/4张)



调查:网帖的前世今生


  调查不是李银河教授做的,那么,网帖中的数据哪里来的呢?记者通过搜索发现,所谓的《抽样调查》,是从一条“大学毕业女生chu女率排行榜”的帖子演变而来的,帖子内容的发布时间可以追溯到2004年,多年来,除了帖子名称和发布人不停变化,网帖中的数据一致被沿用至今。此前也有多家媒体报道此帖,北外女生还专门做了调查反击这份“排行榜”。


  多年前的老帖翻新


  记者搜索发现,2004年,某论坛上就出现了一份“北京电影学院光棍协会”的某项调查表,调查的内容是“大学毕业女生chu女率排行”。这份调查还附带说明:“本排行只反映大学毕业女生chu女率的大体趋向,并不保证数据和排名的绝对准确。”


  这份“chu女率”百分比调查排行榜,涵盖了包括北大、清华、复旦、暨南大学、中山大学、武汉大学、厦门大学、同济大学、浙江大学、上海交大,四川大学、中央音乐学院、北广、北影等国内知名的55家高校。说明中还写道:“根据调查,我们认为,大学毕业女生chu女率主要集中在10%~30%之间,并且理工科院校高于文科院校,专门院校高于综合类院校。”


  李银河2007年已“被调查”


  记者发现,每年的6月到8月间,此帖会被不同的网友重新包装后以各种名目“推陈出新”,但55家高校的数据一直没有变化。


  直到2007年,在百度贴吧中,网友“滚滚红尘我俗人”发布了“中国社会科学院李银河教授最近发表了《中国高校大学生性行为抽样调查》,可作为广大中学生报考大学的参考”一帖,随帖公布的数据与“北京电影学院光棍协会”公布的一样,但帖子已被“冠上”了李银河教授的名目。


  今年8月14日,这个陈年老帖被网友从“四十四中贴吧”转发到百度“江财吧”,随后陆续出现在一些论坛,直到8月16日被转发到新浪微博上……


近两日重新包装出现的排行榜。(3/4张)



每年都有媒体报道澄清


  记者还发现,几乎每年都有媒体报道澄清所谓的chu女排行榜调查,北外女生还专门针对这份调查做了一份调查“还以颜色”。


  早在2003年初,北京媒体就对chu女排行榜做过报道,但当时的排行榜仅仅是针对北京地区,而后几经辗转扩张到了全国范围。


  2005年底,多家媒体披露,网络转载的chu女排行榜上,北外的chu女率为15.86%。出于对女大学生“妖魔化”的反击,北外的几名女学生针对该校女生的性行为作了一次实实在在的调查,结果是“北京外国语大学女生大学期间的性行为率仅为11.5%”。


  2006年,《厦门商报》也报道了此事,在排行榜上,厦门大学以12.06%排在44位,这一排行也遭到了厦大学子的“唾弃”。厦大某著名社会学家表示,这种排行榜前两年就有了,只当是某些学生自娱自乐的方式,一种游戏而已,没必要认真。


  网友反思转发也应验真伪


  虽然消息被证明是假的,但有网友严肃地指出,这样一条随便搜搜都能找到的陈年旧帖,为何还有这么多人相信,为何大家在发布消息时都不愿意去验证一下转发内容的真伪?


  网友“孟泽奇”认为,这份莫须有的调查,让李银河摸不着头脑,但却让网民再一次狂欢,因为这份伪调查,暗合了社会某种暗潮和趋向。网友“疯良话”也说,虽无学术机构和个人对此成果予以证实,但人民群众对此调查结果“表示满意”。这样的态度,或许代表了很多转发此消息的网友心态。


  相关新闻 “高校chu女率调查”网上热传


  信息时报讯(记者 李俊彦) 不久前,有高校将同居和破坏别人婚姻等行为列入违反校规行列,使得一向敏感的大学生性观念问题再次受到关注。乘着这股热潮,一篇名为《中国高校大学生性行为抽样调查》的帖子近日在网上热传。帖子中还称,调查报告的作者正是中国最著名性学家李银河。调查报告中公布了各间高校的“chu女率”,涉及清华、北大等全国50多个高校,网友对此一片哗然,不过,昨日李银河通过媒体辟谣,称没有做过此类调查,此新闻属于冒名假新闻。


  两高校chu女率是0?


  这份名为《中国高校大学生性行为抽样调查》报告近日在新浪微博和各大论坛上热传。该调查公布了全国50多家高校的“chu女率”,其中清华、北大、复旦等全国名校也榜上有名。根据“调查结果”显示,“chu女率”最高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49.47%,紧随其后的是暨南大学的45.73%,而北京广播学院和北京戏曲学院竟双双得到0%的惊人数据!


  这份《调查》曝光后,随即被上千名网友转载。有网友对于调查结果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,网友”艾克“表示:“中国女学生的观念其实还是很保守的,谁会大肆宣扬自己的性史?调查缺乏真实性。”


  李银河,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,当今中国最著名社会性学家之一。(资料图)(4/4张)




  著名学者李银河日前在与大学生交流时表示,对于那些想要嫁给“富二代”走捷径,放弃自我实现的女生,“我是比较失望的”。


  20日晚,李银河赴对外经贸大学,与年轻的学子就“副教授换偶案”、“女大学生愿嫁富二代”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、“中性美”流行等社会热点话题展开对话。


  谈女生愿嫁“富二代”:我是比较失望的


  最近,由广州市妇联主办的广州地区首届女大学生论坛发布的一份《广州女大学生价值观调查红皮书》引发了关注。调查显示59.2%的女大学生愿意嫁给富二代,理由是可少奋斗很多年;有57.6%则愿意选择“潜力股”作为结婚对象。


  该项调查发出后,迅速引发社会各界热议。李银河20日在谈及这个话题时表示,事实上,“干得好不如嫁得好”的观点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出现,当时的争论就比较激烈。社会的发展,也为一些人希望走捷径的想法,提供了可能。


  李银河提到,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有五个需求层面,最高的是“自我实现的需要”。


  对于那些想走捷径,而放弃“自我实现”的女生,“我是比较失望的”,李银河说。


  谈大学生同居:不允许的话,好像有点“不人道”


  李银河表示,这种现象现在好像比较普遍。过去发生过某大学因为女生怀孕而将其开除的事情,“学校的责任是告诉孩子如何避孕,而不是开除”,她说。


  李银河笑称,可能全世界所有大学都有学生同居现象,如果不让中国学生同居,好像有点“不人道”。


  至于大学生同居的利弊方面,李银河认为,应该让他们自己去考虑。如果不影响学业,就不能说有太多弊端。


  谈青少年性教育:不讲性行为本身,就不合格


  谈到当下学校对青少年的性教育问题,李银河说,合格的性教育首先要讲“性”,不讲性行为本身,又怎么可以称为合格的性教育呢?


  当被问及如何对自己养子壮壮进行性教育的问题时,李银河表示,对自己的孩子,到了一定年龄,就要讲这个年龄需要知道的性知识。比如到了三岁就应该知道“男女之别”。


  “他到青春期的时候,我一定要讲性。”,李银河说。


  李银河还介绍说,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有一次利用香蕉和面包圈给自己的孩子讲性知识。孩子听完后,追问的却是之前关注的闪电和雷声的问题。


  李银河表示,对孩子来说,他们会把这些性知识当成自然知识来认识。

  谈“副教授换偶”:满足自愿等原则,即属于“私权”


  日前,南京一副教授因参与“换偶”而涉嫌“聚众淫乱罪”,被诉上法庭一事,引发公众对私人生活、社会道德等问题的大讨论。


  20日的活动中,李银河在谈到这一事件时表示,此类“换偶”,如果没有伤害别人,并且满足自愿、隐私场所、成年人等条件的话,则应属于“私权”。


  此前,李银河曾在不同合,多次就“聚众淫乱罪”以及“南京换偶案”发表过看法。


  2010年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李银河曾通过代表向相关立法部门提出了废止《刑法》301条“聚众淫乱罪”的建议。其理由是性聚会是极少部分人的生活方式,类似于一夜情、同性恋等,应属伦理道德问题,不应由刑法予以调整。


  在李银河看来,聚众淫乱罪是一个过时的法律,错误的法律,它的取消既不会伤害社会风俗,也不会败坏社会风气。性的总量增加,参加性活动人数的增加,每人性伴数的增加(中国人均性伴数是全世界倒数第二),性方式的多元化,都不会败坏社会风气,它可能会使传统社会习俗有所改变,它更可能增加活动参加者的幸福指数,满足其个人多种多样的有时甚至很奇特的欲望,同时并不伤害他人,伤害社会。


  具体到“换偶”行为,李银河认为,世界各国大都没有惩治换偶活动的法律,因为这类活动并没有超出多数社会约定俗成的性活动三原则:自愿,隐私,成人。此类活动没有受害人(不是强奸和猥亵),甚至没有受损的社会关系(婚姻)。此类活动的性质和夫妻共同去饭店吃饭的性质近似,只不过是几对夫妻共同约好去一个隐私的地方进餐而已。它和一般公众的区别在于,一般人吃的是“米饭面条”,他们吃的是“蝎子”。


  李银河还强调说,主张取消聚众淫乱罪并不是提倡聚众淫乱,自己过去的一些主张就是这样被人误解的,“当我说不必严厉处罚一夜情时,有人马上认为我在提倡一夜情;当我说换偶不必严厉处罚时,有人马上认为我在提倡换偶;当我说不必严厉处罚同性恋时,又有人马上说我在提倡同性恋。就是这些人在我说不必严厉处罚三人以上的自愿性活动时,立即推出我是在提倡聚众淫乱的结论。其实,我并不提倡这些行为,只是认为过去的作法对这些行为处置过重而已。”


  前不久参加凤凰卫视一档节目录制时,李银河亦表示,“我是不赞成(换偶)的,我也是不喜欢的。但是如果说有的人,他们夫妻商量好了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比如说出于审美疲劳,然后他们想去这样做,这个我觉得它并不真正的伤害社会,而且也没有伤害他们自身。”


  呼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:会一直坚持提案直到被通过


  今年两会期间,除了“废止聚众淫乱罪”外,李银河还通过一些政协委员、人大代表提交了关于同性婚姻的提案。尽管最终没了下文,但李银河表示,自己还会坚持提交,直到最后被通过。


  回忆王小波:一些同性恋者还挺喜欢他


  李银河表示,自己最开始关注同性恋群体,纯粹是出于学术研究的目的。虽然为一个群体争取权利,未必需要他们打动自己。但在调查过程中,确实有打动人的事情。比如他们的恋爱,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,和异性恋是一模一样的。


  讲到此处,李银河还回忆起丈夫王小波生前的一些趣事。她说,自己当时和王小波一起做这方面的研究,因为有些年轻的男同性恋,不好意思和异性谈这个话题。其中一些人,还挺喜欢王小波的。这个“自己并不介意”,李银河笑称。


  为何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


  李银河表示,首先,这是他们的权利。只要他们想,就有这个权利。


  李银河谈到,自己的提案中,还有一个可能比较搞笑的原因:本来现在已经人口爆炸了,既然有4%的人不愿意生孩子,干嘛非得逼着人家生,“没必要”。她说。


  另外一个原因是这涉及到如何与少数群体相处的问题。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,关乎现代公民素质。


  除性取向外,同性恋者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


  李银河表示,除了性取向不同外,同性恋者在其它方面和别人没什么不同。根据一项调查,同性恋、异性恋人群的心理健康比例是差不多的。


  谈到同性恋产生的原因,李银河说,目前这在医学界和性学界基本还没有定论。到底是先天还是后天原因,还很难说。


  中外同性恋者的区别:中国的一些人会和异性结婚


  谈到“同妻”(同性恋者娶妻)现象,李银河表示,这是一个特殊的问题。


  她认为,中外同性恋群体很大的一个区别,就是中国的一些同性恋者会和异性结婚。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人太看重家庭,同性恋者也面临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”、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等问题的困扰。


  李银河表示,事实上,中国的同性恋婚姻,因为没有太多宗教方面的因素,可能还不会遇到国外那么大的阻力。中国文化对同性恋并没有那么激烈的反对,比如像西方曾出现的烧死等情况。对同性恋,中国人一般就是嘲笑,还有一些人持“可惜”的态度。


  面对质疑声音:我认定自己正确


  因为研究性学,李银河的不少言论都曾在网络上引发激烈的争论。在那些质疑她的人中,甚至还有一些辱骂的声音。


  李银河说,对于那些比较激烈的言论,自己曾经是有一点受不了,所以关闭了博客的评论功能。但不管怎样,“我认定了我是正确的。”她说。


  李银河还表示,韩寒曾说过,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,就是公共厕所,大家都去排泄。面对那些不同的声音,自己还是会坚持下去。


  当被问及身为女性进行性研究是否有什么障碍时,李银河说:“女性研究性学,和女性研究天文学,意思差不多。”


  谈中国的性文化:古人对性看得比较自然


  李银河认为,中国的“性文化”大概可分为三个阶段。


  第一个阶段:古代是很肯定“性”的,有很多这方面的书。通过“阴阳”、“云雨”等比喻,也可以看出古人对性看得比较自然,甚至认为性可以延年益寿。


  第二个阶段:宋明理学之后,“反性禁欲”,强调婚前贞洁等。


  这个阶段里,出现过政府表彰寡妇不再嫁等现象,这在全世界都少有。这种影响是深远的,上世纪90年代初,全国妇联的一次调查中,七到八成的农村妇女表示,贞操比生命更重要。


  第三个阶段:最近三十年,人们又渐渐开始认为“性”是自然的事情。但这种认识又非回到“原点”,其中还加入了新的“性权力”等。


  谈“春哥”中性美:不是社会问题,是一种时尚


  当天的活动中,学生主持人问到,当下“春哥”、“曾哥”等中性美的代表人物很流行,该如何看待这种性别模糊潮流的现象。


  李银河回答说,“这不是社会问题,而是一种风尚,一种时尚。”西方也曾出现过,比如迈克尔·杰克逊也有些女性化装扮。


  在李银河看来,这应当属于个人喜好,出现这种情况和男女越来越平等有关。传统社会里,比较强调男女之间的性别差异。现在女性越来越多地走出家门,在各个行业越来越成功,性别规范也不像过去那么严厉了。


  妙语:非找chu女结婚 等于降低选择优秀配偶的概率


  在当天的活动中,李银河回答学生提问时常有妙语送出。


  在回答某些高校男女生比例失调,找不到朋友的问题时,李银河笑称,可以考虑学习过去纺织厂和炼钢厂联谊的方法。


  在回答有关“chu女情结”的问题时,李银河表示,这是中国贞节文化的一个遗产,一个传统,一个习俗。


  李银河说,根据调查,现在多数人都发生过婚前性行为。男生如果非得找chu女结婚,就等于降低了自己选择优秀配偶的概率。


  (据访谈记录整理,部分内容摘自李银河博客)


  人物介绍:


  李银河,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,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。1952年生于北京。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。1999年被《亚洲周刊》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。

最后编辑白鼠 最后编辑于 2010-08-21 14:20:24
分享 转发
TOP

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
TOP

防水防大风刮大风刮
www.zuoxuanroujian.net www.zuoxuanbar.com
www.stherb365.com  www.maxman288.com
TOP